载入中...
   您现在的位置 本站首页  经济杂谈  经济杂谈  外媒:“安倍经济学”失去光环
外媒:“安倍经济学”失去光环
[2014/8/28 22:47:32][阅读3949次]

2014年08月28日 09:17:25来源: 新华国际

 

英国金融时报网28日发表署名为乔纳森·索布尔为该报撰写的题为《“安倍经济学”失去光环》的文章。文章说,对于一位世界领袖而言,打高尔夫变成一桩丑闻的对象从来不是一个好迹象。

  在种族抗议笼罩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而伊斯兰主义极端分子为一位美国记者在叙利亚被斩首而洋洋得意之际,巴拉克·奥巴马却在打高尔夫,这让他在美国面临批评,与此同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因在危机期间打高尔夫而遭受抨击。

  在安倍晋三的例子里,人们批评他在接到广岛泥石流报告后继续挥杆;一场暴雨带来的这场灾难导致50多人死亡。然而,与针对奥巴马的批评一样,这种批评(在野党呼吁对此展开国会调查)似乎暴露出更深层次的脆弱性:一度人气高得无人敢批评的“安倍经济学”设计师正遭遇一个羞辱的夏季。

  其中有几个原因。安倍晋三将政治资本投入他认为对日本重要、但公众并不乐见的事业上,例如削弱宪法对军队的限制,以及重启在2011年福岛核事故之后被关停的核电厂。

  然而,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对安倍晋三经济政策的不满,而这些政策曾经是他的最大政治资产。甚至在今年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年化萎缩6.8%的惊人事实本月得到政府数据证实之前,人们对于安倍晋三刺激增长计划的疑虑就在加剧了。

  今年7月,通常支持安倍晋三的日本报纸《产经新闻》声称“安倍经济学”被蒙上一层“阴影”,此前,该报纸的调查发现,不支持安倍政府经济政策的人数超过了支持者。在多项民意调查中,安倍晋三的总体支持率保持在不到50%,远远低于他在上任头一年多数时间70%以上的支持率。

  摩根士丹利三菱日联证券首席日本经济学家罗伯特·费尔德曼表示:“安倍经济学正陷入困境。”他指出投资者以及公众正丧失信心。他担心,尽管在令人担忧的第二季度之后,一些经济指标开始上行,但“速度太慢,无法保证实现大幅反弹的愿望”。

  过去,人们听到的有关“安倍经济学”最普遍的问题是,安倍晋三能否实施促进增长的结构性改革,即他的三点复苏战略中所谓的第三支箭。如今,这个问题仍未得到回答:从目前的记录来看,其中有成就,有妥协,也有错失的机会。无论如何,就连乐观主义者也承认放松监管以及其他计划的实施将耗时多年,若要令其对增长产生影响甚至需要更长时间。

  如今,人们正对“安倍经济学”所谓的核心能力产生怀疑,即通过财政以及货币刺激(尤其是后者)促进经济增长。

  这个问题并非源于最新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各方普遍预料到国内生产总值会表现低迷,因为自4月1日起,日本开始上调销售税。日本经济的萎缩幅度超过专家最初的预测,销售税上调之前的首季经济活动的飙升幅度也超出了预期。实际情况基本上是,很多人为了规避销售税上调而提前支出。

  更令人担忧的是整体经济状况:一些人提出担忧滞涨。如果剔除与销售税相关的国内生产总值波动,2013年年中至2014年年中日本经济的实际增速几乎为零。同时,日本央行的激进货币刺激引发了通胀。尽管今年6月薪资略有上涨,但物价更大幅度的上涨意味着,实际收入较一年前下降3.2%。

  甚至连支持“安倍经济学”的人也承认,情况的发展并不完全符合计划。通胀本身并非他们的担忧,因为摆脱消费者物价长期下跌是他们战略的一个中心目标。

  然而,他们承诺的“良好”通胀的良性循环(物价上涨带来可比的收入增长)看上去已明显走偏:物价上涨正让人们变得更穷。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上周末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的央行行长会议上提到了这个问题。他将大规模货币刺激未能令薪资上涨称为“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同时表示,日本在击败通缩的道路上仅走了“一半”。但他预测,一旦企业和员工开始将物价上涨视为日本的新常态,收入将迎头赶上。

  他表示:“一旦日本央行成功将通胀预期牢牢固定在2%,这可能为管理层与劳动者之间的谈判提供基础。”根据这一观点,“安倍经济学”只不过是在度过一段尴尬的青春期,但是就连黑田东彦也承认,这一时期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确实,薪资疲软看上去令人不解。企业利润正处于创纪录高位,日本实际上处于完全就业--失业率不到4%,这是一种要求更高薪资的理想状况。然而,尽管一些经济学家预测收入将增加,但结构性问题可能会限制收入增幅。

  “自当前复苏于2012年11月前后启动以来,日本劳动力市场格局似乎发生了变化,”巴克莱经济学家森田恭平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人口结构问题。”

  简言之,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正在退休,薪资最高的工作也随他们而去。取代他们的人更有可能是兼职者、合同工或其他薪资较低的员工,包括他们自己的子女。一波“回声潮”,指婴儿潮那一代的子女)妈妈们在他们最小的子女达到入学年龄后正重新加入劳动力大军,多数从事薪资较低的工作。

  这些变化正产生一个悖论:各个经济领域在职人员的薪资正在上涨,但平均收入陷入停滞,因为薪资最高的工作正在消失。

  在其他地方,结构性变化也在阻碍“安倍经济学”。通过压低日元汇率提高丰田和索尼等大型出口企业竞争力的做法,曾经是一种刺激日本经济的可靠方法,但在安倍晋三的领导下,日元汇率下跌逾20%,这一次却没那么有效。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日本在福岛核事故后变成了一个净进口国,因为日本进口的油气量增加。但出口增速不及预期。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企业在日本以外生产的产品更多,以汽车制造商为例,自近10年前上一次可比的日元疲软时期以来,海外汽车产量增长80%,而国内产量有所下滑。

  安倍晋三今年必须作出决定:是否在2015年10月再次上调销售税,这将是上届日本政府写入法律的分两步上调销售税举措的第二步。

  如果他认为日本经济过于脆弱,他可以撤销第二次上调。但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将反弹,同时解决日本债务问题的政治压力(特别是来自强大的财务省的压力)继续存在,这些让很多人押注于安倍晋三仍会上调销售税。《日经产业新闻》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只有30%的受访者表示应该进一步上调消费税,较上个月低6个百分点。

  下次上调销售税的幅度较小,为上调2个百分点,而今年4月的上调幅度为3个百分点。但下一次上调的政治风险看上去更高:安倍晋三必须在2016年年中再次面对选民。


无附件

 << 从网络经济学看余额宝的未来 我国经济学教育“西化”倾向亟待纠正 >>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