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您现在的位置 本站首页  教学案例  教学案例  案例二:民主的魅力与缺陷
案例二:民主的魅力与缺陷
[2012/4/23 23:15:34][阅读3028次]

    民主是通过大多数人的参与来满足大多数人的意愿与保障大多数人利益的制度安排,因此民主构成了人类现代文明的基石。民主的对立面是专制,专制就是少数人说了算,而独裁则是将大多数人的意愿服从于一个人的意志。民主相对于独裁的魅力不在于专制体制下独裁者个人有多坏,而在于民主体制在为大多数人谋取福利时,能较好地突破独裁的弊端。独裁的弊端之一是,即使独裁者个人的出发点完全是为着大多数人的福利着想的,但用于独裁者个人的权威和局限,却往往造成“好心办坏事”的结果。退一步讲,即使独裁者个人总能“好心办好事”,但相对于民主,独裁也还是有其弊端的,那就是独裁者垄断了做好事的权利,而破坏了民主制下“好事大家做”的游戏规则,如果一个社会,好事专由某一些人或某一个人垄断地来做,就剥夺了其它人做好事的权利。这既不公平又无效率,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国家对领导人连任的届数都有一定限制。
   民主制度的运行有效地突破了独裁体制下的这两大弊端,因而它才会受到人们的推崇,又因为民主是与平等和自由的精神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它就被古今中外的仁人志士们不懈地追求。在我国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中,民主被举为“德先生”而大加提倡,而西方著名诗人斐多非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著名诗句,在精神的层面上,故然可以看作是对自由的讴歌;但在现实的取向上,却是张扬了民主的魅力。
    任何事情都不能极端化,对于民主也是一样,因为民主也不是万能的,民主同样存在着缺陷,如果民主绝对化了,其缺陷也同样会产生新的弊端。
    民主的运行是需要成本的,因此绝对的民主将产生巨大的成本,而抵消了其效率。如果事情不论大小通通付诸于全社会的公共选择,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最彻底的民主,但实际上,这又是最不经济的民主了。所以,即使在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里也没有实行过这种民主。人们通常只把选举领导人和决定国体这样的大事交给全民来公决,而把其它大部分的事情授权于国家领导人,在一定的制衡机制中进行运作。
    即使忽略了绝对民主的运行成本,经济学家已经证明,绝对的民主在理论也是行不通的。如果将社会全体成员的意愿加总而形成一种社会福利函数,那么理想的社会福利函数应该满足这样一些条件:第一,所有的社会福利状态都可以排序;第二,社会排序是可传递的;第三,排序与个人偏好正相关;第四,社会排序唯一地取决于个人偏好;第五,个人不能把自己的偏好强加于社会。经济学家阿罗证明了同时满足这五个条件的社会福利函数是不存在的。这就是阿罗不可能性定理。由于阿罗不可能定理所揭示的原因,民主体制下的公共选择往往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上述五个条件中有些只能是注定被有限地追求;在一些一致同意的规则下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进行公共选择,将是不可避免的。
    通过投票进行公共选择是最常见的办法,然而经济学家还发现了,即使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在每个人都表明自己的偏好的情况下,却有可能选不出一个均衡的结果;或者公共选择的结果可能与人们的偏好无关。
    假设投票人甲、乙、丙对三个备选方案A、B、C的偏好评价是:甲认为A优于B优于C;乙认为B优于C优于A;丙认为C优于A优于B。如果三人同时投票选一个方案,结果将是A、B、C三个方案各得一票,没有一个方案可以过半而入选;如果选择程序分阶段淘汰,即先在两个方案中选一个,然后再与第三个方案竞选,那么容易验证,根据不同的选择顺序,A、B、C三个方案都将有可能入选。这样,公共选择的结果实际上就不取决于人们的偏好而取决于选择程序本身。这就是投票悖论。
    阿罗不可能性定理和投票悖论再一次从理论上证明了绝对的民主是不可行的。那么,我们在推进民主建设的同时,也不可将民主绝对化和极端化。
 
摘自:李仁君,《投票的悖论与民主的缺陷》,《海南日报》2004年12月8日。

无附件

 << 案例一:知假买假、加倍赔偿与科斯定理 案例三:游戏与市场进入 >>  
载入中...